清海無上師是一位備受崇敬的靈性導師及慈善家,她曾前往印度喜馬拉雅山求道,最後以「觀音法門」證悟,30年來慈悲地教導80多個國家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修行者。她所傳授的觀音法門,超越任何宗教藩籬,為自宇宙創始即有的最古老修行法門,以內在永恆的音流,帶領人們回歸天國家鄉。1997年出版的「國際瑜珈」雜誌第36期,特別以下面這篇專題報導,詳細地介紹清海無上師及其觀音法門:

 

文章來源:無聲的音流—充塞宇宙的聲音 / 國際瑜伽雜誌1997年7月第36期 (原文為英文)

 

 

「國際瑜伽」是由非營利組織「喜馬拉雅國際學會」所出版的一份靈修雙月刊。該學會的宗旨是促進世界和平及各宗教傳統之間的和諧。該雜誌在美國出版並發行全球,其內容涵蓋所謂東方靈修中之各個領域,包括打坐。該雜誌今年六、七月版中,有一篇專文報導清海無上師及觀音法門,文章標題為「無聲的音流」。

 

清海無上師曾多次指出,觀音法門並非由她發明;事實上,從自古所有偉大的明師以來,此修習內在光與音的法門早已完美無瑕。在不同時期,因在世明師所居住地區文化的不同,該修習方法被冠以不同的名稱,「靈體‧聲音瑜伽」便是印度明師們所使用的名稱。所以,無論從其在古代的普遍性或從科學基礎上來探討此修行方法,都是令人不容置疑的。下文將闡述這兩點。

 

知道『音流』奧祕的人,便知道整個宇宙的奧祕」

──哈若特‧伊那亞特‧卡罕 

 

   多數讀者對各種流行的瑜伽比較熟悉,比如「健身瑜伽」、「知識瑜伽」、「虔誠瑜伽」、「行動瑜伽」、「靈性瑜伽」、「咒語瑜伽」及「拉雅瑜伽」。撇開各種傳統瑜伽所強調的不同重點,各種瑜伽應該具有相同目標。這個目標,簡單的說,就是使個體小我的靈魂脫離心智與物質,從而與「宇宙(大我)的靈識」(上帝或梵天)合而為一。然而,另外還有一個追求同樣崇高目標,但卻鮮為人知的古老瑜伽傳統(有人則說它是最古老的傳統),稱為「靈體‧聲音瑜伽」,意思是指「天音瑜伽」。

 

   精通此瑜伽的大師們指出,「宇宙靈識」以兩種基本形式化現,即「無光之光」和「無聲之音流」。這兩種靈性的光與音和物質世界的光與音並不一樣,但卻和物質世界的光和音之間的關係相對應,亦即光是一種振動頻率極高的音。「光」與「音流」是萬有振動的一部分,一個人如果能與此「音流」溝通,那麼他也必定在通往那每位過去偉大明師都談到的「光」的道路上。

 

   事實上,有史以來,許多偉人也曾經對世界的聲音和不可思議的天音做過比較。他們認為,高振動頻率的天音具有引人入勝的音樂特性。例如,蒲魯太納斯,即「新柏拉圖學派」的創始者,曾經說過:「每曲以旋律及節奏為基礎的音樂,都是天堂音樂在地球上的翻版」。畢達哥拉斯相信,人類一直都跟「天堂音樂」有溝通,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天堂音樂」便充滿了人的內在耳根。著名的十五世紀印度神祕主義學家及詩人卡比爾,曾經長篇大論地談到神祕的「無器之樂」會引導靈魂進入陶醉狀態:

 

“那裡,超越生死,歡樂泉湧,光芒絢麗;
 那裡,乃「無器之樂」之源,乃三界愛之音;
 那裡,億萬盞日月明燈放射光芒;
 那裡,鼓樂咚咚,愛人輕盈玩耍;
 那裡,情歌繚繞,光華沐浴,
 禮拜者陶醉於天堂美味甘露。”

 

 

 

   雖然各主要宗教經典經常遭到恣意的編纂或翻譯者善意的誤解,但是它們仍然保留了有關「天堂音樂」的內容。比如,「約翰福音」稱「神聖的音流」為「道( Word )」:「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約翰福音一‧一)此文後來經艾德蒙‧柏第奧斯‧柴可利博士證實。柴可利博士是一位語言學家兼考古學家,而且是國際生物遺傳學會的創始人之一。他曾經意外地在梵諦岡發現了一份源於耶穌基督去世後的第三世紀的祕密阿拉姆語經文。他翻譯了一份已被披露的文件「亞森和平福音」,裡面提到:「太初有音流,此音流與上帝同在,此音流就是上帝。」

 

   經過大約二十年鉅細靡遺的研究,柴可利博士確信,耶穌基督是當時極受人尊敬的古猶太亞森修行團體的一員,所以也一定承襲了該團體密傳的靈修傳統。柴可利博士在「亞森耶穌」一文中說:「亞森團體曾居住在死海地區,種有亞森生命之樹,而該樹最高的枝幹以亞森耶穌為代表。」

 

   「聖經」中多處提到「神聖音流」。例如,啟示錄(十四‧二)中提到:「我聽到來自天堂的聲音,像是很多水的聲音,也像是巨雷的聲音;我聽到的聲音好像是豎琴師彈奏豎琴的聲音。」

 

   佛教「楞嚴經」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大開悟徒弟——文殊師利菩薩認為,靜觀「神聖音流」的打坐方法是到達涅槃的唯一途徑,釋迦牟尼佛表示同意,並說:「大眾及阿難,旋汝倒聞機,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圓通實如是,此是微塵佛,一路涅槃門,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

 

   古代印度哲學巨著「奧義書」中採用的一些專有名詞:「 Sabda婆羅門」、「乙太 Bani 」、「 Nada 」、「神聖音流」等等,都是指最初始的音流。例如,「 Hansa Nada奧義書」寫道:「 Nada 打坐法,亦即『以音流為主』的打坐法,是通往解脫的堂皇之路」。

 

   穆罕默德在葛利西拉洞窟內體驗到「神聖音流」,而原始回教蘇菲教派稱「神聖音流」為 Saute Surmad ,意思就是「充滿宇宙的聲音」。

 

   老子描述「道」為「有物混成…周行而不殆」及「萬物之母」。他也寫到:「大音希聲」。在老子之後三百年左右,莊子也解釋了與「天籟」溝通的好處,他說:「若一志,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耳止於聽,心止於符。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 「夫徇耳目內通,而外於心知,鬼神將來舍,…」

 

   「 Sri Guru Granth Sahib」約為現今可見最完整之錫克教聖典,其中常稱「神聖的聲音」為「無需彈奏的旋律」和「音流」:


“多麼大的福報啊﹗上帝是我的愛侶,
 無需彈奏之旋律迴響在祂的國度裡。
 日日夜夜,聆聽天堂之樂,沉醉喜悅之中,
 啊﹗沒有痛苦,沒有憂傷,沒有生死。”

 

   此外,許多古文明包括阿芝特克文化(Aztecs )、愛斯基摩文化( Eskimos)、瑪雅文化( Malayans ),和波斯文化( Persians )也都認為宇宙源於音流。澳洲土著也相信音流乃是自然律法之道,世界及萬物皆由它所創造。現代物理學家所用的平實術語「大爆炸」來描述這個基本現象。

   宗教經典中提到的「始初音流」和「振動力」也的確為科學所證明。科學認為一切物質皆源於振動:「自然界萬物以一個巨大振動波譜的形式存在。… 1960 年代瑞士科學家漢斯‧杰尼對於振動形成物質,組成結構提出無懈可擊的證明。杰尼以電子聲波震盪器(electronic sound oscillators )和精密照像儀器( sophisticated photographic equipment)拍攝到分佈在金屬盤上的各種物質粉末由於音調、音樂和聲音的振動而瞬間成形的效果,證實了物質以波動為基礎。他稱這個新的研究領域為「 cymatics 」,並且將不同頻率,節奏的單音,間歇音,複雜合聲做了幾百種不同的組合,對物質粉末由於這些振動而形成的完美,對稱的結構和精美的曼陀羅(高度複雜的對稱幾何圖案)進行了精確的分類。」

 

   除此之外,「振動聲音療法」領域的新發展亦取得了顯著的成果,清楚地顯示了振動頻率對生物有重要的影響。賴利‧杜賽在書中記述道:「最近,一位兒童心理學家報告了他為一位被診斷為緊張型精神分裂症的十一歲男孩治療的過程。這位男孩曾有七年從未開口。在一次治療中,醫生播放巴赫的『耶穌──人類渴望的喜樂』,男孩便開始流淚。音樂結束時,男孩含著淚水說:『這是我聽過的最有力量的音樂。現在我能說話了﹗』」

 

   物質世界的聲音尚能對意識狀態有如此奧妙的影響,那麼,天音的效力及對靈性的重要性更是無庸置疑了。

 

 

   我相信我的師父清海無上師在喜馬拉雅山找到師祖後,傳承了師祖的衣缽,達到了古老的「靈體‧聲音瑜伽」的圓滿境界。師父曾用多年時間跋涉了許多國家尋訪明師,跨越了幾乎是難以克服的障礙,經歷了重重考驗,從而使所有虔誠追求真理的人們,可以輕而易舉地進入這個古老的瑜伽之門。

 

   由於許多人可能對超自然的音流這個概念很難於理解,更不用說去領略這個音流對靈性的重要,所以清海無上師對此做了簡短、明確的解釋:「物質世界的聲音可以慰藉我們的感官和頭腦,而超世界之音則會引導我們回歸上帝。」

 

   「內在音流是宇宙的偉大創造力。它是孕育滋長萬物的振動力。在外在的世界中,它化現為肉耳聽得到的自然界的聲音,如風聲、水聲、鳥啼、蟲鳴等等。…還有一些更微妙,更高等的聲音,肉耳無法到,因為它們屬於高等境。…如果想聽到那些高等的聲音,我們必須提高自己的等級,超越自己的感官。」

 

   提高意識等級,聆聽神聖音流的關鍵是得遇一位真正可以為求道者印心傳法的在世靈性導師。欲完全喚醒內在的上帝品質或內在明師,就必須接受印心;印心之後,也必須每日遵照靈性導師的指示觀光、觀音,以求持續不斷的靈修進步。

 

 

   在世明師的第二個、並且也是同樣重要的作用,是收集印心徒弟們的前世業障。因此,明師必須有肉身來承受原應落在徒弟們身上的業障。若沒有明師做這種不可思議的犧牲,那麼徒弟們將揹負沉重的業障,無法脫離無休止的生死輪迴。誠如清海無上師所言:「當一位明師在世時,他會揹負人們的業障,特別是那些相信他的人們的業障,尤其更甚的是他的徒弟們的業障。…所以,明師終生為徒弟們及大眾而受苦。…他可能會生病,受折磨,可能會被釘上十字架或遭到誹謗。」

 

   此外,明師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時刻保護他的徒弟。因為一旦印了心,明師和印心弟子就有了永恆的靈性聯繫,一直到弟子達到明師等級為止。這樣就保證了弟子們能避開靈修途中無數的陷阱。在「馬太福音」中,耶穌也曾提及修行路上的危險。他說:「通往永生之門既窄且路途艱難,得之者稀。」(馬太福音七‧十四)

 

   雖然「天音瑜伽」不似其它傳統瑜伽著名,但它卻被某些人視為最高等的瑜伽。古聖先賢和過去的大明師們遺留的經典,就是支持此觀點的強有力的證據。醫學家們直至最近才發現物質世界振動頻率的療效,而數千年來明師們便已一直在傳授著這唯一的真理,以及通過天堂的光和音回歸於真理的法門。雖然明師們所傳的訊息本質上是相同的,但其表面上的分宗別派,長久以來卻深植在那些有影響力卻不幸被誤導的宗教狂熱者們的心中。既然過去的明師已經離開了我們,那麼唯有在世明師能使我們體驗真理、接觸神聖音流,穿透我們意識中的黑暗面,帶領我們到達內在無上喜樂的靈性境界;那裡,有億萬盞日月明燈永放光芒。

 

 


 

清海無上師是位傳授靜坐法門的女性明師。她主張宗教的品質是相同的,並免費為虔誠的求道者傳授古老的靈性之光和音流的靜坐法門。她稱這個法門為「觀音法門」,因為十年前她第一次公開講經是在福爾摩沙,而「觀音」是中文,意指「靜觀內在音流」。 清海無上師的弟子皆終生持守基本戒律,包括持純素。她的靜坐中心遍及全世界四十餘國。

 

 

文章來源:無聲的音流—充塞宇宙的聲音 / 國際瑜伽雜誌1997年7月第36期 (原文為英文)

 

 

 

↓↓↓ 請點擊下方, 分享給你facebook上朋友知道

 

點擊此分享給朋友

Tag:清海無上師, 印度喜馬拉雅山, 觀音法門, 瑜珈, 音流, 聲音, 振動, 耳根, 錫克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race Green的部落格

gracegreen09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